logo

亮眼业绩下隐藏多个隐忧!桂林银行冲刺IPO还差啥

2024-06-07 17:29:26  作者:硬糖 来源:柒闻网 

两年前的3月份,广西印发《广西地方法人金融机构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2—2024年)》。
 
其中提到,“2024年12月31日前,力争实现3家城市商业银行资产规模14000亿元、存款余额9000亿元、贷款余额7300亿元,1家城市商业银行进入上市辅导期。”
 
这其中,资产规模最大的桂林银行被寄予厚望。而在去年8月,桂林银行也已进入IPO辅导期。
 
不过,尽管“上市梦”终有回响,但桂林银行高速增长的业绩下同样隐藏着诸多压力,而能否踏过这些“坎”,或成为桂林银行上市成功与否的关键。
 
12年筹备迎来上市辅导
 
实际上,早在2011年,桂林银行就已经开始计划IPO。
 
12年前,桂林银行原董事长王能首次提出“争取5年内上市”的目标。2015年,该行进行股东确权以谋求在新三板上市。可一年以后,其又宣布撤回挂牌新三板申请。
 
2019年,新行长、副董事长吴东掌舵桂林银行,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适时向广西证监局申报上市辅导,进一步加快上市步伐,力争3-5年内在主板申报IPO”。
 
同年,桂林银行发行两期二级资本债券,累计募资规模达40亿元。随后的3年时间里,桂林银行还先后完成了7轮增资扩股,募资金额达101.6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桂林银行最后一次募集资金接近前六轮募集资金总和,同时也创下国内近5年来非上市银行单次配股募集资金的多项纪录。
 
“不遗余力”向上市发力,2023年8月,桂林银行终于正式进入IPO辅导期。
 
据辅导备案报告,桂林银行将接受中信证券为期近两年的辅导,辅导共分为四个阶段,涉及历史沿革问题梳理,内部控制、健全财务会计制度培训,完善公司治理运行、信息披露制度规范以及辅导总结。
 
辅导计划将于2025年4至6月完成,并制作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文件。换言之,桂林银行距离上市申请还有1年时间,那么近两年的业绩表现或成为桂林银行能否成功上市的关键。
 
亮眼业绩下,多项指标未达监管要求
 
桂林银行最新公布的业绩报告显示,该行2023年实现营收103.62亿元,同比增长13.14%;对应的净利润为20.69亿元,较2022年同期增长36.39%。
 
资产规模上,截至2023年末,桂林银行资产总额5057.19亿元,较年初增长9.53%;负债总额4684.1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98%。
 
前文中也有提及,桂林银行业绩在广西省乃至整个城商行中都颇为亮眼。但是,营收、净利不断增长的同时,桂林银行还面临着营收过度依赖利息收入、不良率攀升、资本充足率下滑等问题。
 
就收入方面,桂林银行2023年净利息收入93.94亿元,同比增加7.65%,占总营收比重高达82.6%;2022年,该指标录得87.1亿元营收,占同期总营收的比重也高达84.56%。
 
此外,桂林银行同期的客户存款总额为3424.28亿元,较年初增长11.43%,占该行总负债比重的73.1%,为桂林银行负债的主要资金来源。换言之,桂林银行的营收和负债均过度依赖于客户存取款业务。
 
从资产质量来看,截至2023年末,桂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66%,较2022年同期增长(1.5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43.01%,较上年末的142.36%增加0.65个百分点。
 
同期,桂林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77%、9.71%及12.07%,分别较2022年末下滑0.57、0.66、0.73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广西监管局发布同意桂林银行资本补充工具计划发行额度不超过90亿元的批复。
 
尽管如此,从财务指标上看,桂林银行多项关键指标均连续多年低于监管要求。盈利能力指标中,2023年桂林银行资产利润率为0.42%(并表),低于监管0.6%以上的要求,且该指标在2021年及2022年分别为0.35%、0.37%。
 
成本收入比上,监管标准为不高于35%,桂林银行2022年及2023年的成本收入比为38.04%和37.02%,也未达到监管要求。
 
存贷比方面,桂林银行2023年该指标为79.21%,高于监管标准(低于75%)4.21个百分点;而2022年同期,桂林银行存贷比指标为77.08%,同样高于监管标准2.08个百分点。
 
另据中诚信发布的《桂林银行2023年度跟踪评级报告》,在宏观经济下行环境中,桂林银行不良资产存在反弹压力,进而可能对其盈利水平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对小微客户减费让利的政策要求、同业竞争加剧,可能使桂林银行息差面进一步临收窄压力。
 
曾被副行长关联交易“背刺”
 
2019年,正值吴东挂帅桂林银行鏖战上市之际,却被原副行长、党委委员卿毅新“背刺”。
 
据当年财报,该行与9家关联方发生重大关联交易。这9家中,有4家为卿毅新近亲属控制企业,2家为卿毅新近亲属控制企业的关联企业,授信金额合计达26.869亿元。
 
2020年财报显示,在重大关联交易中,卿毅新及近亲亲属控制下的企业中有7家公司涉及到桂林银行的关联交易,合计用信金额为15.6亿元,所涉交易内容为贷款、信托受益权回购。
 
2020年4月,在桂林银行工作近13年的卿毅新正式辞职。两年后的2022年1月,据桂林市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桂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卿毅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桂林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除卿毅新落马外,2021年8月及1月,桂林银行原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刘嵩、桂林银行临桂支行行长刘某华、时任临桂支行业务科经理廖某甲均因涉嫌违纪违法被判刑。
 
高管相继被查,折射出桂林银行内控管理不严等问题。2022年底,桂林银行还因关联企业授信管理不到位、违规清收处置不良资产、违规通过直销银行向“四证”不齐项目提供融资被罚130万元。
 
同时,相关责任人予卿毅新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三年;于志被才警告,并罚款10万元。
 
同年,银保监会网站显示,桂林银行南宁宾阳支行还因承兑汇票贸易背景审核不严,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信贷资金被挪用于银承汇票和信用证保证金,虚增存款;贸易融资资金被挪用至房地产领域,被桂林银保监分局罚款110万元。
 
总而言之,距离桂林银行计划上市申请还有1年时间,而这期间的业绩指标能否达到监管标准、内控等问题是否都能得到妥善治理,或成为该行顺利上市与否的重中之重。
分享到:  
来源

柒闻网

热点

推荐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