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重庆银行“新旧账”:业绩下滑股价低迷,转向中金讨债7亿本息

2023-12-29 20:33:33  作者:硬糖 来源:柒财经 

日前,重庆银行一纸诉状,将中金公司、东方金诚等3家机构及6名自然人告上法庭,请求赔偿本金5亿元,债券利息及逾期利息损失约1.99亿元,合计共约7亿元。

这一笔旧债可追溯至2016年,彼时的重庆银行出资5亿元购买隆鑫地产(现名重庆爱普公司)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可后者到期后违约。

一边是“踩雷”房企,“旧账”难要;另一边,重庆银行还面临业绩增长受阻,股价持续低迷的“新账”。

“踩雷”房企,向关联方索赔近7亿元

12月22日,重庆银行公告称,已向成渝金融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中金公司、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东方金诚等9名被告对重庆爱普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也称重庆爱普公司)债券发行披露文件中虚假陈述导致的重庆银行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件起源于2016年2月,重庆爱普公司发行债券“16隆鑫01”,发行总额为5亿元,证券代码为118498,债券期限为5年,前3年的票息率和后2年的票息率分别为6.8%、7.2%。

当时,重庆银行一家便“All in”了重庆爱普公司5亿元的私募债。可“16隆鑫01”于2021年2月到期后,重庆爱普公司违约未清偿。

去年初,重庆银行向重庆一中院提请对爱普地产及相关担保方诉讼。此后,重庆银行一审胜诉。而因重庆爱普公司及相关担保人无可供执行财产,上述债券本息至今尚未清偿。

天眼查数据显示,重庆爱普公司成立于1996年,注册资本10亿元,法定代表人为何才有。

今年以来,重庆爱普公司有多起限制高消费、成被执行人案件,执行标的超58亿元。无奈之下,重庆银行把状告对象转移到承销商、会计机构、评估机构以及相关责任人身上,索赔本金及利息近7亿元。

对于上诉原因,重庆银行认为,中金公司等9名被告在上述债券发行披露的文件中未按照法律法规及行业规范履行职责,债券发行《募集说明书》中未如实足额披露发行人负债及对外担保情况,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等行为。

对于此次上述影响,重庆银行公告称,已经按照监管部门及本行内部关于资产风险分类的要求,将上述诉讼所涉债权投资纳入不良,并已对该笔债权计提相应减值准备。

股价低迷,业绩下滑

一边“踩雷”重庆爱普公司,7亿元的损失已追偿2年之久;另一边,重庆银行还深陷股价低迷、业绩下滑之困境。

截至12月29日收盘,重庆银行报6.96元每股,与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持平。而柒财经注意到,12月27日,重庆银行盘中股价一度下探至6.74元每股的年内最低点,较14.64元每股的史高点已跌近54%。

值得一提的是,自登陆A股以来,因股价持续走低,重庆银行已三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为拉动股价回升,重庆银行也多次增持公司股份,但效果不佳。

最近的一次是今年2月份,重庆银行公告显示,该行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经调整后为11.80元),触发稳定股价条件,拟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2898.27万元。

上述增持计划已于今年7月份完成。而到12月份,重庆银行股价再度跌至6元每股上下。

资本遇冷,重庆银行的业绩也不好看。

今年第三季度,其实现营收32.72亿元,较2022年同期减少15.88%;对应的归母净利润为13.64亿元,同比下滑6.37%。前三季度,重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02.4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10亿元,降幅3.84%。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重庆银行在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2022年同期汇兑损益基数较高,重庆银行优先股于2022年末赎回,2023年三季度汇兑损益同比变动为负值,这也导致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不过,拉长来看,重庆银行营收下滑并非“一蹴而就”。2022年,该行首次出现增利不增收,即营收同比减少7.23%至134.65亿元(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11.24%),为近十年来首次下滑;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加4.38%至48.68亿元。

9月迎来新行长

业绩增长遇阻外,重庆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在下行。

截至2023年9月末,重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51.06亿元,较年初增加2.71亿元,较半年报中不良贷款余额45.61亿元增加了5.45亿元;不良贷款率1.33%,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较半年报中不良率1.21%上升了0.1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25.38%,较上年末上升14.19个百分点,较半年报中拨备覆盖率251.88%下降26.5个百分点。

虽然三季度报中部分指标较年初表现较好,但对比半年报数据可以看出在第三季度重庆银行的不良率有抬头趋势。

重庆银行还因业务把控不严格,频收大额罚单。11月9日,因“投资业务调查、审查、审批不尽职;资金投放不合规”,重庆银行被罚150万元,时任重庆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郭洪涛、时任重庆银行评审部审查员陈润荪均被警告。

去年5月,因“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重庆银行收到230万元罚单;同年11月,还“因贷款五级分类严重失真”等,重庆银行龙头寺支行被罚15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重庆银行有多位董监高任职出现变动。

9月28日,监管核准高嵩重庆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据重庆银行披露的信息,高嵩此前曾长期任职于交通银行重庆分行,历任交通银行重庆分行沙坪坝支行储蓄、会计、业务销售科信贷员,交通银行重庆分行风险管理处科员、资产保全部资产保全员、法律合规部法律合规管理岗,以及交通银行重庆分行新牌坊支行副行长。

之后,高嵩加入重庆农商行,先后担任重庆农商行资产保全部副总经理、渠道管理部总经理,重庆农商行长寿支行党委书记、主要负责人、行长,重庆农商行人力资源部总经理,重庆农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等。

12月14日,重庆银行公告称,监管核准了朱燕建担任独立董事、周强先生担任董事的任职资格。

另外,今年至今,重庆银行非执行董事钟弦、外部监事彭代辉、副行长隋军、独立董事邹宏、非执行董事杨雨松、副行长黄宁和周国华相继辞任。

周国华辞任同日,重庆银行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张松为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的议案》,同意聘任张松为副行长,张松的副行长任职资格需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重庆监管局核准。

领导班子“换血”,重庆银行能否走出股价低迷、业绩下滑之困局,打赢7亿元的官司,还有待时间的验证。
分享到:  
来源

柒财经

热点

推荐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