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城市留守儿童之痛:出生45天被“寄”回老家,和父亲交流像是应酬

2021-03-09 18:44:01  作者:花不缺 来源:粉笔观察 

谈到和父亲共处一室的感觉,刘泽说会不自觉得身体紧绷,“在他面前我很难舒服地坐着,我不想坐在那里,但却像应酬一样不得不坐在那里。”

刘泽出生在城市,享受着优渥的物质条件,但和很多农村儿童一样,他也没能改变“留守”的命运。父母在国外工作,他从小是被外公外婆养大的。

“我不愿和父母提要求,怕被拒绝很尴尬”

再次见到爸爸,是在机场,4岁的刘泽远远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朝自己走来,“那是你爸爸,快过去叫爸爸”,外婆催促着刘泽。他冲了上去,抱住那个他该叫“爸爸”的人。

“那一抱我是机械性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个人爸爸。”刘泽出生45天左右,就被父母从日本托人带回福建老家,在一个小城市由外公外婆照顾。因为签证的问题,这是分开后,他第一次见到爸爸。

而又过去两年,刘泽才见到分隔6年的妈妈。在这之前,他仅靠照片看到妈妈的模样,靠一两个月一次的国际长途电话听到妈妈的声音。

小时候喊外婆妈妈,刘泽被全家人纠正,“其实我知道外婆不是我妈妈,但看到其他小朋友喊妈妈,我也想有个人可以喊。”

 
图/公园里,老人陪着孩子玩耍

在家陪了刘泽两年,刘泽的妈妈又返回日本工作,一般只在过年回家一次;而爸爸待到刘泽10岁时,去了巴西,此后父子俩只团聚过三次;刘泽则继续由外公外婆带着,直到高中毕业。

尽管父母不在身边,由外婆外公照顾的刘泽,获得的关爱并没有比其他小伙伴少,但“不一样”带来的自卑感至今让他印象深刻,特别是开家长会的时候。“别人家都是爸爸妈妈去,我只能让外公外婆去,就会显得很突兀,而且他们文化水平不高,经常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也会让我有一点羞耻感。”

或许是为了补偿孩子,每年过年,除了买很多礼物外,刘泽的爸妈还会分别给他包一两千元的红包。“作为小孩,那时候当然开心,因为别人家的孩子也就能收到100元的红包。”

但物质的满足,远改变不了陪伴的缺失造成的伤害。一个初中的暑假,远赴日本和妈妈团聚的刘泽,常因要不要吃早饭和玩电脑时间长短的事与母亲争吵,“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直接说,‘你在我小的时候没管过我,现在凭什么管我?’”

和父亲共处一室,他也会感觉不自在。工作后去巴西看爸爸,不论是一起吃饭还看电视,只要爸爸坐在旁边,刘泽全身都不自觉得紧绷,“在他面前我很难舒服地坐着,我不想坐在那里,但却像应酬一样不得不坐在那里。”

在常人眼里要求父母买礼物是个简单的事情,到刘泽这里却需要一场心理斗争,除非父母主动问他。“我不愿和他们提要求,因为怕被拒绝,那会让我很尴尬,也会后悔提这个要求。”这也和他与父母的日常联系很像,尽管后来通信更便利了,他也很少主动联系父母。

现实还过早地让刘泽学会了独立。在上高中时,刘泽就很清楚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不论是考哪所大学、学什么专业、到哪里工作,他都没有和父母商量过,自己独立做了决定。

对父母从小没陪在自己身边的心结,在亲眼看到他们的工作状态后打开了,刘泽选择了理解和原谅。“我妈妈在日本打拼这么多年,虽然开了酒店,但还是每晚都要上班,招待客人;我爸在巴西每周工作六天半,每天工作12个小时,因为长期劳累,特别容易生病。”

这样的经历,也让“一家人就要在一起”的想法深深刻在刘泽心里。在日本留学时,刘泽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以后无论到哪里工作,我都要和老婆孩子在一起。”

“孩子不愿意和我说话,也不愿意看我”

如果刘泽与张涛相识,他应该会劝张涛把孩子接到身边,因为一个“小刘泽”正走着他“走过的路”。

工作日前一天,在女儿的哭喊声中,刚刚居家隔离满7天的张涛和妻子,依依不舍而又无可奈何地马不停蹄返回北京。

这个春节,让夫妻俩觉得对不住女儿的是,因为疫情,他们没能像往年一样,陪女儿好好出门玩一下。而一年当中,他们仅有十一和过年两次回家的机会。

其实张涛和妻子本打算就地过年的,但架不住女儿每次在视频中催促,他和媳妇毅然从北京赶回1000多公里外的哈尔滨。

今年暑假过后,张涛的女儿就要上一年级了。在两岁时,她就被送到远在哈尔滨的爷爷奶奶手里照料。不像刘泽小时候,网络还没普及,如今虽然没有陪在孩子身边,但并不影响张涛夫妻俩每日下班后和孩子视频交流。

“有时白天她也会用电话手表打过来,问我们忙不忙,讲讲她在幼儿园里干嘛了。”张涛说,所以孩子每日的日常他都掌握,“就像孩子在身边一样。”

只是这“一样”,都隔着屏幕。张涛的女儿舞蹈跳得很好,她经常在一视频软件上上传跳舞的视频,收获了不少粉丝。但每日女儿到舞蹈学校的接送,张涛和妻子无法参与,他们也无法亲眼见证女儿的舞蹈动作一步步从稚嫩到惊艳。

 
图/中午休息时,厉霞和女儿视频

交给老人照看的这五年里,虽然女儿有时也会因为自己不能参加她的家长会而不开心,但总体上非常外向,所以张涛很放心。但今年春节发生的一件小事,也让他开始有些担心,“本来以为分开这么久了,孩子会很想让我们陪她睡觉,但是每到该睡觉的时候,她都是找奶奶睡,不愿意和我们睡。”明明在视频中那么黏自己的女儿,让张涛和妻子疑惑了。

而且,每次遇到张涛不让孩子做的事情时,孩子都是去找奶奶帮忙。这也让他感觉,奶奶平时对孩子有些溺爱了。

另外,仅7岁的女儿的自主劲儿有时像个大人。“前段时间她说要学葫芦丝,让我们交钱,我们和老师联系沟通,发现老师交代让和家长沟通的步骤直接让她省掉了,她认为她自己就能决定。”

其实,每次看妻子想孩子想得难受,张涛不是没考虑过把孩子接到北京,但他又必须面对现实:“在北京的房租每月4000多元,老家的房贷每月3000多元,加上孩子上学,我们俩的生活费,每个月一万多块没了。”张涛说,如果把孩子接过来,势必有一个人全职在家,那每月就剩不下多少钱了。此外还有学籍的问题要考虑。每次想到这些,张涛又放弃了。

厉霞的经历和张涛几乎一样,3岁的女儿在两岁时就被带到吉林小城公主岭的爷爷奶奶家生活。厉霞和丈夫在北京工作。“我的孩子我很了解,特别难照看,放在老人手里这段时间,他们照顾得很好,这让我轻松得对老人都有些愧疚感了。”

不过,现在每次和孩子视频时,“孩子不愿意和我讲话,也不愿意看我。”这让她非常失落,“刚送回去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其实,像张涛和厉霞这种这种大人在一线城市工作,孩子放在小城市老人手中的“城市留守儿童”,并不在少数。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小的时候不懂事,等到长大了再培养亲子关系也不迟。

“并不是那么回事。”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陈洁表示,零到三岁是幼儿建立依恋关系的时期,而三到六岁,则是孩子性格养成的一个重要时期,“不是说交给老人照看不行,但如果家长希望孩子在第一个阶段的依恋对象自己的话,最好是让孩子生活在身边,如果错过这个阶段,再培养亲子关系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孩子会通过老人构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但很多老人与社会是相对脱节的。

前几日,错开春节期间的高票价,厉霞终于看了《你好,李焕英》。在结束时,厉霞哭得一塌糊涂,别人的感慨是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而她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儿,“我在想她能不能‘健康快乐成长’,将来会不会怨我没把她带在身边。”

无法想象将来孩子会跟自己关系冷淡,厉霞说服了丈夫,并开始在北京打听合适的幼儿园,“今年就把孩子接到北京上学。”她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部分配图来源网络
分享到:  
来源

粉笔观察

热点

推荐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