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直播带货够疯狂!有人因花呗账单戒“瘾”,有人4倍高价购买保健品

2021-01-18 15:52:41  作者:林芝 来源:柒财经 

“OH MY GOD,买它”“废话不多说,先来抽波奖”…..2020年,有太多人在一句句耳熟能详的“名言”中掏空了自己的钱包。

2020年前11个月,电商直播超2000万场,李佳琦、薇娅“双十一”首日预售金额超90亿元,而北京SKP在2019年全年销售额仅153亿元。

可见,直播电商风头正当时。不过,消费者质疑声也越来越多,相关监管文件密集出台,规范了假冒伪劣、数据造假、售后服务保障难等问题。

另在浪潮之下,柒财经采访多位消费者。他们之中,有的因直播电商一扫工作带来的疲惫,有的曾未错过李佳琦任何一场直播,有的在直播间中买到次品而无处索赔。

每月直播购物花过万元 因花呗账单戒“瘾”

连冯彤自己也计算不清楚,自己为直播带货贡献多少销售额。

已经在北京工作五年的冯彤一直很喜欢购物,2019年秋天第一次接触带货直播。而在这年,电商直播处在爆发期,艾媒数据显示2019年淘宝主播人数是2018年的3.3倍。

“因为每天9点以后才下班,而这个时间段正是直播高峰期,于是我就在地铁上看直播。”冯彤称,每一次都被主播们的饱满精神状态、直播间的热闹气氛所感染,一扫工作带来的疲惫。

直到零点,冯彤才肯退出直播间。另她表示,自己跟其他人不同,最喜欢并不是李佳琦、薇娅,而是处在明星阵营内的林依轮、吉杰。

“看他们讲话就超开心。”她称道,每当主播讲解些新鲜、小众的商品时,她都格外兴奋,看到喜欢的都会下单买,尤其是零食、家居用品。

 
图 / 冯彤喜欢收集好物

诸如哈尔滨红肠、大列巴,她都会多次回购。她并不觉得,自己属于冲动消费,很少后悔下单。可是看到每月花呗账单,她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每个月欠花呗1到2万元,有的时候都怀疑账户是不是被盗了,真的低估自己的消费能力。”可到了第二个月,除了万元账单外,她还要还房贷,也就是成了名副其实的“月光族”。

后来到了“双十一”,冯彤在直播间花了2万多元。买完后,她发现工资根本不够还花呗,房贷更是“捉襟见肘”。“所以,我就决定改掉直播购物的习惯。”

她压制购物欲,只看直播不买东西。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她发现自己对带货直播的狂热劲儿过了,现在平均每周只在直播间买一次东西,也不需为花呗账单发愁。

对于直播购物消费者而言,冯彤建议,不要有抢购心理,能够进入直播间的品牌相对固定,主播们推荐的商品大多雷同,不用担心买不到某件商品。

曾独爱李佳琦 因选品问题转看他人直播

相比冯彤,长春“90后”女孩赵凌对带货主播更专一,她独爱李佳琦。

2018年,李佳琦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与马云PK卖口红,声名大噪。那时候赵凌知道了李佳琦,被他一年直播389场、每天直播到凌晨、坚持试口红经历打动。

第一次看带货直播,赵凌对李佳琦的“oh my god”印象深刻,觉得很有意思但并没下单。

“看了两三场后,(我)被李佳琦的真诚圈粉,他会根据肤质推荐美妆产品,会建议我们要理性消费,之后我从没错过李佳琦的任何一场直播。”赵凌称。

每天晚上8点15分,赵凌准时打开客户端,有时她一边加班,一边听李佳琦声音,不看画面,特别忙的时候,她也会抓住直播结尾,看商品清单里有没有想要的东西,直接下单购买。

很长一段时间,赵凌每次看“魔鬼”李佳琦直播都会下单,在她的消费占到整个直播购物80%。

“每个月在直播间的消费超过2000元,为此还开通了花呗,2018年前平均每月在网购上的消费也就几百块钱。” 赵凌称。

2020年,她支付宝支出近3万元,其中大部分花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最多的是美容美发产品。她觉得,为改善皮肤,这钱花得值。

 
图 / 赵凌2020年支付宝账单

不过,由于买得太多堆积在家里,赵凌会定期清理,把多余的分给亲友。在直播间买的物品零食中,有三成她是这么处理的。

2018年至今,赵凌见证了李佳琦一次次刷新销售记录,也目睹了他与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广权一起带货。因李佳琦被主流文化认可,赵凌很开心。“他让直播带货的商业模式爆火。”

如今,赵凌是李佳琦直播间“钻粉”,可在近三个月,她主要在薇娅直播间买东西。她表示,前段时间在李佳琦直播间买的小零食很难吃,他最近选品变差了、谈吐有点浮躁。

她期待,李佳琦以后好好选品认真卖货,“靠流量走红终会被流量所害,前车之鉴不胜枚举。”

03手链掉色难索赔 老人被骗买高价保健品

2020年是直播带货的狂欢年。

商务部公开资料显示,直播带货已成为电商发展的新引擎,2020年上半年电商直播超1000万场,活跃主播数超40万,观看人次超500亿。

同时舆论质疑也越来越多,李佳琦团队为羽绒服价格道歉、辛巴涉嫌销售假燕窝在直播间鞠躬、罗永浩为假毛衣道歉、董明珠回应数据造假……这些事件背后是直播带货行业的不规范。

山东一消费者向柒财经表示,其在某著名网红直播间购买14K包金蜜手链,但是戴了一段时间后开始掉色。因此,她找了直播间客服,可得到回应却是“订单已超过售后期无法处理”。

另柒财经发现,在微博、贴吧,有不少人控诉在直播购物受骗经历,以珠宝、首饰居多。

保健品领域陷阱也很多,家住吉林省的陈文表示,自家邻居今年62岁,前不久从直播间买了数千元保健品、营养品,拿到家后,儿女发现有的保健品比市面价格高4倍。

老人却坚持说直播间保健品独一无二,与商店里卖的不一样,不愿意退货。老人儿女只能想办法转移老人注意力,少看直播。

“直播间假货多、套路多、泡沫大,自己从不直播购物。”陈文直言道。

而针对直播带货的乱象,2020年国家网信办、中国广告协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机关出台相关文件,直播带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监管强度。

据《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相关要求。带货直播必须有回看功能,直播间运营者不得虚构或者篡改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交易量等数据流量造假。

另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求,下属机关重点查处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伪造产品的产地等违法行为,重点查处对消费者合法要求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等违法行为。

*冯彤、赵凌、陈文均为化名
分享到:  
来源

柒财经

热点

推荐

快讯